[20201212 – 有明歲月《黃耀明》]

不認同精選大碟,不喜歡舊歌翻唱,不需要大特寫相片封面 – 不過因為是他,所有原則定律也作罷,一切規則條文也成廢話。[『有明歲月』,新曲收錄舊歌翻唱加精選重溫。]

歌曲是偷閒一刻的娛樂,歌聲是傳頌歌曲的聲音,歌詞是附和音樂的裝飾 – 不過因為是他,甚麼都應份不了,假設不到,推斷不來。[『黃耀明』,他的歌曲並非是娛樂歌聲不只是聲音歌詞不單是裝飾。]

然而,聽他的歌的時間、地點、氣氛、過程都是一種哲學。那種感覺很特別。

彷彿,空氣中每種粒子都受他的音樂控制住,分秒光陰都落入他的音樂中。 因為他的歌聲,都像他本人一樣,遙不可及。

『像遠方天邊的星星多麼遠』,充滿深度和貴氣。 並不是隨手拿來,想聽便聽。

準備好了,決定了,才聽。

還要選擇在無人的客廳中,昏黃的暗燈下,躺臥在一坐下去便將整個人也被侵蝕了似的柔軟梳化中,閉著眼睛,收拾心情,一塵不染,才聽。

好像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要先停下來,讓位予即將播放的這些音樂。是脫俗的,是出塵的。是這樣的。似乎若果不是這樣子,便聽得放心不下。 

然後,音樂一開始便不能停止,一發不可收拾,如細胞分裂,或擴散滲透;總之,他的歌聲像在腐蝕周圍的空間,無孔不入,欲罷不能。

如果有電話聲突然嚮起來呢﹖那便不得了,之前準備好的都被拆毀了;無可奈何地,惟有重頭聽起。

是他的音樂融入了靈魂當中,在逃避世俗的繁囂,而俗氣的電話聲,聲嘶力竭的呼叫著,和諧環境就此打住。

無論是第一次試聽的新歌也好,聽了一萬七千次的舊歌也如是。 因為從第一粒音符開始奏起,幾乎每一節樂章都藏著靈魂。

只因他音樂,不單有深度,而且有厚度:除去了編曲,還有歌聲可以醉人;拆掉了歌聲,還有歌詞可供玩味。

不,歌詞已經不再是歌詞,歌詞是一篇篇文章,有時語重心長,有時諷刺時弊;有時玩文字遊戲,有時玩世不恭。一段段優美旋律、一節節細膩文字,一一倚附在他雅俗共賞的音樂中,纏結在他淒美動人的歌聲裡……

至於舊歌翻唱,也是無話可說祗因無械可擊。歌曲的重編與配樂的新鮮已攝走了我的三魂,他凄美的聲音獨特的唱腔再扯走我的七魄。

每首舊歌落到他手中,不單止面貌全非,簡直認不出本來面目,教人覺得他在務求將之據為己有,簡直要變成自己的殺手簡。

他全神貫注的唱,要聽眾小心翼翼的聽。 聽罷但覺另有風格、別有韻味;沒有重複抄襲之嫌,卻有錦上添花之嘆! 就有如為即將萌芽發花的初生種子灌溉,注入新生命;又如將曾經開花結果卻快要凋謝的植物澆水,令其再生長……都不能夠貼切地形容他在翻唱別人的歌時怎樣費盡心神聲嘶力竭。

我乏力的文字怎樣也表達不到他的演繹是如何精彩絕倫奪目耀眼傾倒眾生! 

聽著想著,有明歲月,如此這般,不覺已十三年 。數目與我看過電影『戀愛季節』的次數一樣。

[原稿寫於 2000 年 9 月 1 日]

Copyright © 2020 winnieup.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